讓老百姓的日子好起來——記云南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縣葉枝鎮同樂村黨總支書記和政國
日期:2018年08月16日  來源:曲靖黨建網

  在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,坐落著一個神秘而美麗的地方——香格里拉,藏語意為“心中的日月”。

  而在香格里拉西南方向的維西縣,是我國“三區三州”深度貧困縣。葉枝鎮同樂村更是貧中之貧,山高谷深、群山環繞,幾近與世隔絕,村民大多只能勉強維持生活,“煮一鍋苞谷飯可以吃三天”。

  在同樂村黨總支書記和政國心中,也有一個“香格里拉”,那是他“心中的日月”,是一名中國共產黨員最純潔、最樸素的愿望——讓老百姓的日子好起來。

  遠道而來的“敲門書記”

  瀾滄江,湍流滾滾穿峽而過,哺育著大江兩岸古老的少數民族。在江邊高山上的同樂村是一個典型的傈僳族村寨,曾長期與貧困相伴,直到和政國的到來。

  2014年1月,原是葉枝鎮林業站站長、鎮生物產業服務中心主任的和政國,帶著黨組織的殷殷重托,到同樂村擔任黨總支書記。

  然而,橫亙在和政國面前的困難,如同來時路上的重重高山。他是一名藏族干部,與傈僳族村民文化不同、語言不通,如何讓村民接受一個外來書記是第一道“考題”。

  和政國有著共產黨員的“標準答案”,從群眾中來,到群眾中去。村里的年輕黨員多少懂點漢語,靠著他們的幫助,和政國帶上簡單的行李就住到了村里,與村民同吃、同住、同勞動,學習傈僳語增感情,融入其中共謀發展。

  由于長期貧困,許多村民家里都沒有床。在林業站工作過的和政國,有專業戶外露營袋。但為了拉近關系,他就像村民一樣找塊木板,睡在火塘邊。在180多天里,他住了18戶人家。

  誠心打動人心,和政國慢慢聽得懂傈僳語,甚至還能用傈僳語跟村民開玩笑,這就逐漸獲得了村民的認可。

  然而,融入村子只是第一步,最終目的是要帶領鄉親們發展產業脫貧致富。

  2014年,經過多次外出考察,和政國因地制宜選定了發展高山中藥材產業。而習慣了種植玉米的村民并沒有信心,大多處于觀望狀態。和政國就帶著黨員到魯甸鄉、塔城鎮等地現場了解,晚上再單獨去家里做工作,讓黨員帶頭示范種植。

  過了道道關,還有重重山。傈僳族是直過民族,從農奴制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,滿足于現狀,沒有積累的觀念,更談不上有市場意識。村民最喜歡的是打麻將、喝醉酒,通宵達旦,白天睡大覺。

  備感無奈的和政國心里清楚,一味地勸阻只會增加矛盾,要進行“曲線救國”。每天7點,他會拿著竹竿敲門叫起床,讓村民早起打掃衛生,對不講衛生的公開點名批評。

  “我們睡得正香就被和書記叫醒了,當時覺得他很煩。”村民和生說,甚至有些村民還會用傈僳語罵他,他依然堅持每天早上去敲門。連著被叫幾次,村民總還是愛面子,不得不習慣早起打掃衛生。和政國還被封了個“敲門書記”的稱號。

  這樣一來,和政國的威信就樹立起來,敢于直接管村民打麻將了。一次看到村里的黨員余神開在打麻將,和政國揪著耳朵把他拖了出去。“飯都快吃不上了,你這黨員還只顧著打麻將。”這句話罵醒了余神開,從此再沒碰過麻將,也從一個貧困戶成長為維西傈緣種植專業合作社負責人。

  上山種藥的艱難開局

  同樂村懸在海拔2400米的山腰上,周圍可利用的耕地有限。和政國瞄準了海拔2900米的高山頂上,上世紀60年代那里曾被開墾耕種過,雖撂荒多年,卻是擴大中藥材種植規模、建立產業基地的唯一選擇。

  村里通往山頂只有一條小路,打個來回要2個小時。由于路上都是厚厚的松針,和政國每次下山的時候,都要蹲著身子一點點往下滑。

  “2014年8月25日,余紹光家的木香苗、桔梗需要拔草,余建坤家木香苗葉子有點黃,需要追肥……”每上山一次,和政國都會把地里的情況記錄下來。到周末晚上村里開群眾會議時,進行公開點評,對認真干活的表揚,對懶惰松懈的批評,這讓大家暗暗較起了勁。

  世事多艱辛。2014年,維西縣遭遇大旱,4月到6月一滴雨都沒下。高山之巔的坡地,哪有水源?和政國就發動村里的年輕人,背起柴油機噴霧器一家一戶澆水,可畢竟“杯水車薪”,云木香的幼苗成片旱死。村民余潤清覺得這次肯定是“黃”了,心一橫就返回城里打工了。

  “第一年最為關鍵,要是不能開個好頭,村民喪失了信心,以后甭說是搞種植,講話都沒人聽。”和政國深知開局成功的重要性,心頭的壓力比山還大。

  和政國默默地做著補救措施,能補種就補種。天氣預報則成了他的精神寄托,每天晚上他都會緊緊盯著電視看。來雨那天,他到現在還清楚記得:“6月20號,那真是一場好雨啊,救活了不少苗子!”

  到12月份收獲的時候,有一戶村民1畝地居然賣了5000元,這在全村一下炸了鍋。“出去打工,也從來沒一下拿過那么多錢。”村民和生羨慕地說。

  身邊的榜樣最有說服力,村民想致富的念頭和勁頭,像火苗一樣噌一下被點燃了。2015年大年初二,村民蜂自清找了三四個同伴,背著干糧和水,抬著一臺旋耕機上山了,在地里一干就是一整天。

  “原來種玉米,每畝最多能收入700元,可現在種植中藥材,根據不同的種類,每畝能有4000到1萬元的收入。”和政國介紹,目前,全村中藥材種植已達2400余畝,戶均7畝多,覆蓋建檔立卡貧困戶102戶,農戶最高收益近10萬元。

  現在,同樂村每年到了中藥材收獲的時候,很多外地農民會過來打工,學習種植技術??醋盼饗刂幸┎鬧種補婺5牟歡俠┐?,和政國在高興之余,卻有絲絲隱憂。為了抵御市場風險,同樂村提前進行差異化、多元化發展,豐富藥材品種,已擴種附子、滇重樓、續斷等12個新品種;將1月8日定為同樂村中藥材“斗藥節”,村民拿出最好的產品進行展出,擴大宣傳知名度,提升品牌溢價。

  一根白發是一棵藥材

  山頂的中藥材基地建成后,水和路成了產業發展最大的瓶頸。在爭取到鎮黨委、政府支持后,和政國帶領村民投工投勞,打通了村里到基地10多公里的山路,騎摩托車、開拖拉機20分鐘就能到,通過現代化噴灌設施的安裝,也把水成功引到了山上。

  “路修了,水通了,人勤了,村富了,這還不是全部。”在和政國看來,民族團結的促進、民族文化的傳承也同樣重要。傈僳族傳統文化濃郁、宗教禮儀豐富、居民建筑風格獨特,游牧和農耕文化交錯結合,同樂村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“阿尺目刮”歌舞的發源地和傈僳族音節文字的主要流傳地。

  于是,和政國組建起“阿尺目刮”展演、傈僳族飲食文化、傈僳族特色養殖等特色黨小組,成立了同樂文化產業專業合作社,在民族特色旅游中使文化得以傳承,讓民心相通。

  經濟發展、文明進步給同樂村發生的改變是全方位的。目前,同樂村1200多村民的人均收入已由3年前的3000多元提高到現在的6800多元,村民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。

  在同樂村,不斷有村民主動要求退出貧困戶行列,“等靠要”思想早被拋之腦后。“以前可能會為危房改造等貧困戶福利政策搶破頭,現在村里沒有這種矛盾,大家有多少錢蓋多大的房子。”和政國說。

  村里比學趕超氛圍濃厚,昂揚著奮發向上的斗志。原來大家最多會比比誰家養的豬多,現在開始比收入、比車:“你家今年掙了5萬,明年我要比你還多”“你學駕照了,我也要去學”……

  為了提高收益,和政國想引進一個新品種,但每畝僅投入就高達2000余元。村里的黨員說干就干,引來村民的贊賞與欽佩。而“我要入黨,我要做黨員”,也成為了許多村民新的奮斗目標。

  談起和政國,已退出貧困戶行列的村民余政權掩飾不住地感慨:“我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紅火,是因為有了黨的好政策,有像蚯蚓一樣帶領我們啃掉窮根的和書記。”

  而在維西縣委書記格桑納杰看來,和政國以事業單位干部的身份被下派到村里,不叫苦、不喊累,不圖村里的利、不為仕途上的益。全心完成黨組織交辦的任務,全力讓老百姓日子好起來,能拼善干、樸素單純,是黨員學習的榜樣。

  4年多的風霜,讓和政國增添了不少白發,他跟著記者開玩笑道:“這一根白發是一棵藥材。”常年住在村里,最近的端午節他又沒顧上回家,但從他的微信朋友圈可以看到這位康巴漢子的柔情,他轉了一首歌并留言:“誰說書記不愛家!”

七星彩开奖公告 11选五任选四七码复式 北京pk10官网 非凡在线人计划app 大乐透蓝号到几 现场抽奖软件 重庆时时彩单双玩法 网赌百人牛牛技巧 双色球开奖中一个蓝号 大乐透复式怎么投 中国委内瑞拉 百人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谁有非凡炸金花网址 不看牌抢庄牛牛口诀 安切洛蒂 psv游戏排行